2018:12:19   今天是星期三   20:04:47
APP下载 万链之家APP

Android

为什么数字经济需要数字法币?

12-06 09:39

标签    数字货币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论坛   区块链媒体   区块链应用

文章来源: 万链之家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总态势


数字经济的基础是数字支付。没有数字支付的数字经济,至多只是一种构想或憧憬。

2017 年,中国扫码支付达到155万亿元人民币,且增速迅猛。如何认识这155 万亿元人民币扫码支付呢?


数字货币


首先,在规模上,它是G D P、国民收入、社会零售商品销售总额等主要经济指标的“倍数”。这表明,数字经济已经在中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不可小觑。其次,在性质上,扫码支付是个人端口的数字支付,简单说,即至少付款方是个人。这表明,在中国,C 端的数字支付的大格局已经初步完成,接下来,似应主要关注B 端的数字支付问题了。再次,在范围上,“非(当)面(支)付”普遍发生,特别是陌生人与陌生人的隔空支付,成为常态。这表明,数字经济已自发形成了数字支付体系的支撑结构。最后,在趋势上,扫码支付主导下数字支付体系具有十分强劲的渗透力与扩张性:一方面迅猛扩张到既有的支付体系难以覆盖到的领域;另一方面,也非常强烈地冲击了既有的支付体系,甚或快速替代了个中部分支付手段。这表明,支付数字化是数字经济中最有力的推进力,支付数字化不是局部的问题,带有全局性的趋势。


数字货币的来源


数字货币的来源大体有四个:

第一,      数字支付的广泛实践。如上所言,中国数字支付的现实决定了,现有的数字支付手段是不能自发形成数字货币的;同时,监管部门也否定了从现有数字支付工具提升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并确定了现有的数字支付工具仅仅作为支付指令的地位,并不认为其符合数字货币的基本条件或功能。这或许与个人的数字支付体验相左,但是,那仅仅是在零售环节具有了数字通货的相似性,根本上并不具备货币属性。


第二,      网络虚拟社区的有限实践。在虚拟网络社区的一些活动中,生成了所谓的私人数字货币,这些数字货币在网络虚拟社区中发挥了有限的支付功能。但是,当这些网络虚拟社区中的私人数字货币跨出网络虚拟社区,而进入到现实的经济活动中,其所谓的数字货币的支付功能并没有得到极大的释放,反而趋于萎缩。值得重视的是,来自虚拟网络社区的诸种数字货币作为数字资产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投资投机热潮。即便在监管当局给予包容性监管与宽松的环境下,这些私人数字货币也没能在数字支付上有所突破,而是继续沿着数字资产投资与投机的路线滑行。虽然个别主权国家的货币监管当局或财政当局给予极个别数字货币以一定的法定地位,但是,其在现实经济中的作为与地位还是极为不足,根本无法显现出一条明确的数字通货路线图来。更为吊诡的是,私人数字货币成为数字支付的通行工具鲜被关注,更多的还是停留在作为数字资产的法律保护与交易许可问题。


现实地看,私人数字货币,不论是源自网络虚拟社区,还是后来被开发出来的,均在规模上和现实使用上存在严重的不足,加之价格浮动和监管风险,几乎看不到其自发成为数字通货的可能。


第三,      当然,私人数字货币最足以称道的是技术上的先进性,这带来了所谓价值观上的“幻想”。问题在于,如何“落地”?即如何同经济实践结合在一起?这方面似乎变得越来越重要,现实是,技术与经济实践的结合是“散点式”的,星星闪烁,明灭可见,远未连成一片,形成燎原之势,与铺天盖地的数字支付相比而言,微不足道。概言之,以技术为中心来孵化数字支付,事实上,远离了数字经济的现实,远离了数字支付的实践。不可动摇的核心还在于现实数字经济实践自身,技术是应用层面上的,不是主导性的。


第四,法定数字货币的有效实践。近年来,各国中央银行先后表态关注数字货币,态度趋于积极,支持数字货币发展的立场也亦趋明确。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不外乎三条路径:一是将既有的数字支付手段法定化,二是将个别或部分私人数字货币法定化,三是应用或借用相应的技术手段来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目前,已表明态度的各国中央银行基本上都奉行第三条道路。


中国具有最为丰富的数字法币来源,有着更为丰富的数字经济与数字支付的场景与实践,中国的数字法币实践必然是基于现实的数字经济发展状况及趋势,结合货币经济需要和相关技术条件而作出的。在这方面,中国有可能也有条件并应当做得更好、更贴合实际,以提升与促进数字经济的长期、持续、有效而强劲的发展。


数字法币是数字经济的新引擎


什么是数字经济呢?大体上,可从下列几个递进的步骤来理解:

数字经济是信息经济的升级版。在信息经济时代,经济活动的各主体事实上都是信息的需求者,换言之,是信息太慢,而人需要等待及时、有效与充分的信息;数字经济时代,信息大爆炸,且传播的速度和范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各经济主体需要及时有效完整地处理大量的信息,而往往信息是过量的、过载的。信息处理的重要性第一次超过了信息需求,经济社会需要及时有效地处理巨量的信息,这就需要数字技术的普遍应用。


数字经济是交易大爆炸的产物。网络数字技术将交易活动有效地分解为交易达成与交易完成两个环节,在网络数字环境下实现达成交易,而在线下完成交易。这就使得交易时间一分为二,从而将交易决策完全置于网络数字环境中,提升了效率。这就使得交易效率极大地提升,从而实现了交易大爆炸。交易大爆炸,意味着任何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同任何人交易任何商品或服务,并使用任何一种支付工具,成为可能。


经济活动实现了数字化。有没有完美的经济关系?在现实中,没有完美的经济关系,因为物理世界总是存在一定的损耗,乃至不确定性。但是,在数理环境中,物理意义上的损耗并不存在,程序驱动的经济关系,规则及其执行都是确定无误的。我们说,在数理环境下,存在近于完美的经济关系。


单个人的经济活动基于经济决策,数理环境下,各人的经济决策及其推进是可被程序设定与运行保障的。由此,经济决策活动的中心由以往的企业决策转向了个人决策,也就是说,数字经济以个人为中心,而以往的产业经济以企业为中心。经济中心的迁移,决定了货币形态必须同时作出相应的调整。


为什么数字经济需要数字法币?


数字经济以数字支付为基础,数字支付需要相应的数字货币。既有的数字支付手段并不能自发地生成数字通货,这就需要寻求新的数字货币衍生途径,唯有数字法币才能够有效地支持数字经济。首先,数字法币是真正意义上的数字通货,能够有效地终止数字支付对私场景的割裂,也能够开启公司企业部门与政府部门的数字支付,开通数字支付的对公场景。进而,数字法币能够带来数字报表的发生、发展,促进数字财政的发生、发展,并最终带来数字化的金融活动。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定数字货币是数字经济的新引擎。


具体来看,数字法币与银行货币之间将存在一个相伴过渡的时期,就是说,存在一个货币二元化的历史阶段。银行货币和数字法币之间的区别主要在于,各自所给予的账户体系不同:银行货币在银行账户体系中运行,数字法币在数字账户中运行,两种货币之间是兑换关系。就中央银行而言,发行体制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两种货币的名义价格是一样的,记账货币(即名义货币)也没有发生变化。


现有的货币银行体系是产业经济时代的产物,服务于产业经济,服务于企业部门。但是,伴随着制造业三个世纪多的迅猛发展,以制造业为核心的产业经济时代,已经走过了它的高峰。产业经济利润在下滑,经济社会产出巨大,已进入加尔布雷斯所称的“丰裕社会”。产业经济时代盖以生产成本为基本的经济活动的考量,以提升生产效率,进而扩大产出为目标。但是,80 多年前的“大萧条”,已经宣告了“供给创造需求”的萨伊定律的破产。经济社会必须寻找扩大交易的途径,以交易大爆炸来应对生产大爆炸所带来的冲击和厄运。网络经济时代实现了交易大爆炸,交易效率历史性地超出了生产效率,从而使消费者或者个人成为经济活动的中心,数字支付大行其道,交易成本大幅下降。数字经济时代,经济决策数字化,机会成本大幅下降,经济活动的自由度极大提升。


由是观之,网络经济时代事实上处于一个过渡期,网络支付也是一个过渡形态,需要及时有效而充分地将网络数字支付提升为数字货币,从而不仅在支付环节更在个人居民家庭部门、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实现充分有效的数字化,极大地提升与推进经济社会数字化的总体进程。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定数字货币的及时推出不仅是数字经济的新引擎,更是社会经济历史发展的里程碑。

X
  • 打赏支付
当前账户总金币:0
请选择打赏金额:
  • 100
  • 300
  • 500
  • 1000
  • 1500
  • 2000
    收藏
声明:万链之家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探索者

0打赏金币 210001所得总金币

    最新发表    最高金币  最高点击量

特约作者

7x24h快讯更多 >>
  • 5分钟前

    Monex回应:Coincheck的正式注册尚未得到确认... [快讯详情]

  • 12分钟前

    EOS过去五分钟涨近6%... [快讯详情]

  • 33分钟前

    IDC:到2022年,1500万人将拥有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身... [快讯详情]

  • 40分钟前

    USDT场内、场外均回归正溢价状态... [快讯详情]

  • 40分钟前

    USDT场内、场外均回归正溢价状态... [快讯详情]